茶新闻

夏夜烹茶可当酒,且花香在侧,好友相伴

作者:柬埔寨东方明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14 17:20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【柬埔寨东方明珠】明前的龙井尚未喝完,那些个娇娇嫩嫩的日子,便如过眼繁花,落在了身后。仿佛前几日,才去了杏花源,落红阵阵。一个转身,杏花天影春难住,看到的却是绿树成荫子满枝了,一粒一粒手指肚儿大小的碧绿的杏子,密密匝匝的跳跃在枝头。  
“紫雪丰庭长不扫,闲抛簪组对清吟。”在杏花儿与蔷薇的间隙里,紫藤萝一夜之间开满了院子,仿若春冰乍破,来的突然而猛烈,若是遇上那心灵手巧的女子,采来做成藤萝饼,却也风雅的紧了。  
初春是桃花杏花儿的天下,暮春则是紫藤的盛世,而我们,能做的就是站在时光的流里,从姹紫嫣红看到一色寂静,幸好,还有一盏茶相伴。  
院子里,蔷薇花儿开始盛开,一串一串争先恐后的爬上了架子,风一来,就是“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”的韵致了,去年,曾与友人,坐在院子里,看花,吃茶,听细雨霏霏,哪怕是春到荼蘼,却也因为有了茶的陪伴,少了伤感多了几分淡然。  
居住的小城很小,哪怕是不同的圈子,日久天长,也会有交集,比如,约茶,读书。朋友从茶园归来不久,便欣喜相约。 
 
伟姐常常笑称自己是执着于山野的茶人,为寻茶,足迹遍布大江南北,从云南到杭州,从云山雾海到僧家茶寮,只为这一盏茶,烹煮春秋往事。虽然她从远在云南的茶园刚刚回来,虽然略染一路风尘的疲惫之色,但却难掩面上喜色,我就知道,定然是那款心念已久的紫茶到了。  
对于紫茶的记载,古已有之,尤其是到了唐代,更是受人们推崇,“茶圣”陆羽就曾经在《茶经-一之源》中指出:“阳崖阴林,紫者上,绿者次:笋者上,芽者次。这套对茶详细甄别的色泽外形“标准”,也成了唐人品赏佳茗的审美趣尚之一。  
其实,虽然也喜欢喝茶,却也不是很讲究,也只是春来喝绿茶,冬日煮红茶,若能有爱茶的朋友一起,则更是喜欢,认识伟姐之后,尤其喜欢看她烹茶煮茗那行云流水的过程。茶香铺面,不由的想那传诵千古的“七碗茶歌,算是把茶写到了极致:“一碗喉吻润,两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唯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六碗通仙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”  
若有缘自相见,哪怕兜兜转转。茶园在深山,你我居闹市,一壶茶便跨越了千山万水,一壶茶就留住了春秋往事,清风明月,鸟鸣微雨,都在这一壶茶里缓缓苏醒,鲜活。  
好茶在深山,我一直相信,无人相扰,无事相扰,只有阳光,雨落,茶树才是山的主人,水的魂魄。紫茶的母树,是紫鹃红茶。1985年云南省茶科所的技术人员在云南曼贞所内200多亩多达60多万株的茶园中发现的。20年后,云南省茶科所成功培育出遗传特性穩定、品种性状纯一、无变异,具紫芽、紫叶、紫茎的“紫茶”,才有了今日眼前这款紫叶紫芽的紫玉满堂。听着伟姐娓娓道来,我相信,茶缘早已注定,第一眼,那一痕紫色,定然是早已入随了心了。  
突然想起许久之前,千年茶树前,她曾静默叩拜,热泪盈眶。  
在岁月面前,与山的亘古树的静默相比而,人的生命何其短暂,与茶结缘之后,在这一壶茶中,春秋往事,都与自然融为一体,小茶室,三两人,剪来四五枝水灵灵的蔷薇花,说着那些来自远方的与茶有关的日子。  
拆开一小包紫茶,幽深的紫黑色茶条饱满,开水冲泡,温杯洗盏,一股子幽幽的香气就慢慢的弥散在空气里。观其汤色,若明金,在灯光下,茶豪隐现,细细看去,会在杯中看到一团淡淡紫色。入口,花香浓郁,落喉,温润醇香,那种香气,干净而自然。一杯喝完,拿在手中的杯子都是淡淡花香,真是醉人。  
真香,仿佛是兰花儿的香味。我笑着说。  
好友则说,不不,是玫瑰花儿的甜香。  
好像是,又好像都不是,就是单纯的花香,果实的香,或者说冬雪的冷香,如星星点点的日子都在着花香里复活,春风的微醺,冬雪的静默,夏花的繁华,秋实的饱满,都在这壶茶之中,有茶的日子,时光潋滟,岁月温柔。  
夏夜烹茶可当酒,且花香在侧,好友相伴。流年无可随春住,那就用一壶茶送你,可好!  

500万彩票 500万彩票 500万彩票 北京PK拾 pk10开奖 时时彩平台 pk10开奖 500万彩票 江苏快三 江苏快三